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“這是……”

  玉藻前并沒有管驚訝的晴宮,而是讓化鯨也嘗試不要抵抗周圍。

  在化鯨也看到了周圍的情況之后,他也是跟晴宮一樣的表情。

  玉藻前這才淡淡的說了一聲:“很明顯,有些人只是離開了,但是更多的人留在了這座離島上。”

  “怎么會這樣……”

  晴宮有些驚訝,但是逝者無法往生的情況一般都是有未完成的執念或者是怨氣。

  看著周圍十分冰冷的樣子,情況很明顯是怨氣所產生。

  也就是說這群人可能都是……

  玉藻前也沒有管這么多,徑直往前走去。

  “現在知道了她不是個神經病就好,所以我們現在應該去繼續跟著那位歌姬小姐,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吧?”

  晴宮點點頭,接著就跟著他走向了小鎮的更深處。

  只不過這些怨魂仍舊讓他有些耿耿于懷。

  畢竟作為陰陽師,調理陰陽兩界也是他本分的工作,超度亡者到達冥界也是工作之一。

  阿離就這么快樂的走著,很快就到了那個城堡的圍墻附近。

  “前面的路,你們就不需要再陪著我繼續走下去了吧。”

  跟著好好的,路上都沒有說話的三人聽到了前面阿離冷不丁的來了這么一句,也是有些愣住了。

  而這位歌姬并沒有回頭,這是?慢悠悠的來到了城墻的邊上,然后靠在了上面緩緩的蹲了下去。

  她這才歪著頭看著三個人。

  “你們并不屬于這個島上,為什么要一直跟到這里呢?舞會還沒有開始,這里也是禁止外人進入的,沒有城主大人的允許的話,你們可是會受到懲罰的喲。”

  玉藻前和晴宮對視了一眼,雖然有很多的問題,可現在卻不知道該從何問起了。

  “我們現在好像無法離開這里,能問一下你,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嗎?”

  阿離抱著自己的腿坐在地上,將頭埋在了膝蓋上,聲音有些許的悲傷。

  “還能發生了什么?無非就是整天去跳舞,來哄那些人開心,雖然本來我就喜歡跳舞,但并不是為了他們而跳呀……”

  這話讓晴宮看向了旁邊的玉藻前,但是后者也是輕輕的敲了一下他的腦袋。

  “我當初來的時候可不是專門兒的來參加這個舞會,認識這位歌姬小姐也是另外一個身份,不要把我想的這么庸俗,當初她可是自愿的。”

  晴宮這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,不過還沒有說什么,那邊的阿離就突然笑了起來。

  “好了,不能說這個,看你的裝扮,你應該是位陰陽師吧?”

  晴宮扭頭看了一下自己,然后還有些不敢置信的用手指了指自己:“你是在說我嗎?”

  “難道這里還有其他的陰陽師嗎?”

  晴宮撓了撓頭:“算得上是吧,其實這已經是我最平常的服裝了。”

  阿離突然呵呵的笑了起來:“我知道,當初他也是這么說的。”

  “他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