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幾次她都想沖進海里,就這樣追隨秦飛而去。

    可最終她還是忍住了,手落在小腹上,里面還有秦飛的孩子,這是支撐她的唯一力量。

    這時身后傳來腳步聲,她轉頭就見靳向擎大步朝她走來,腳步在沙灘上留下深深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干嘛?”

    靳向擎心口一陣哽塞,苦澀的笑了笑:“放心,不是壞事。”

    他指向前方:“秦飛的飛機不是墜毀,而是緊急迫降在海上,漁民幫助他們將人轉移,無一人傷亡,但飛機沉海了。”

    夏寧那雙絕望的眼睛倏地睜大,顫抖著聲音不可置信:“真的?你沒唬我?”

    “大使館那邊傳來消息,秦飛他們已經乘坐航班飛回國內了,咱們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夏寧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,只希望秦怡那邊快點傳來消息。

    臨走時她給了漁民們一些錢,當作感謝。

    飛機上,靳向擎覺得秦飛的消息找到了打算跟她緩和一下關系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不用擔心小禹的安危了吧?”

    夏寧不語。

    “女人就是容易大驚小怪,我的兒子命硬,怎么可能輕易就死了,你就是杞人憂天。”

    夏寧原本不想理他,可這句話瞬間刺痛了她的神經。

    她掀起眼瞼,目光近乎吃人。

    可靳向擎毫無察覺,“是不是覺得我沒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?放心,我原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資格說原諒!”

    夏寧嗷的一聲,就連機艙都跟著一顫。

    她仇恨的看著這個人:“你兒子還在鬼門關里沒回來,你摸摸自己的良心,你說的是人話嗎?”

    靳向擎的臉色隨之沉了下來:“你怎么跟潑婦一樣?”

    “對,我現在就是潑婦,你傷害我兒子,我恨不得把你剁碎了喂狗!”

    她絕望的笑了笑:“對了,你的肉臭,喂狗狗都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夏寧!”

    “怎樣?想要弄死我?”

    “弄死你多沒意識。”他目光微微向下,落在夏寧的小腹上,“你不就是在意里面那個肉疙瘩么?我弄死它不是更快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夏寧突然朝著他撲過去。

    靳向擎的臉上頓時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一手一個將她的胳膊扳到身后。

    夏寧大半個身子被壓在餐桌上,只能側著腦袋怒視著他。

    靳向擎朝著隨行的醫生遞了個眼色,醫生從醫藥箱里拿出一支什么藥打在她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很快夏寧的眼皮便開始發沉,而后身子跟著軟了下去。

    靳向擎把她抱在懷里,似乎只有這種時候她才能變乖。

    他捧著她的臉,聞著她的唇香,輕輕印上一吻:“是你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飛機安全降落,靳向擎抱起她走下飛機。

    坐上車時,丁森問:“靳總,回哪?”

    靳向擎看了眼懷里“乖巧”的女人,輕輕笑了笑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把夏寧帶回他精心打造的那座城堡,那里是他們的家。

    他要把她藏起來,好好地陪他度過生命的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icu病房內,小禹的儀器數值又下降了一些,秦怡和莫塵疲憊的坐在旁邊,被絕望的情緒包圍。

    這時病房的門打開,兩人抬頭望去,就見昏暗的光線中走來一人。

    秦怡雙手捂住臉,她出現幻覺了吧。

    莫塵驚呼一聲:“秦飛?”

    她睜大眼睛一看,走來的人正是她哥,不是幻覺。

    “哥?”她不太確定的呼喚。

    秦飛看起來很狼狽,頭發凌亂,衣服上都是褶皺,就連下巴上也長滿了胡茬。

    他將手里的醫藥箱拉開從里面拿出兩瓶藥:“你把這個藥給他用上,我手臟,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莫塵和秦怡在他一系列的指導下操作,忙碌完已經到了下午四點,整整花了十二個小時。

    “時間太長了,能不能康復就看今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飛機怎么好端端的失聯?是不是靳向擎動的手腳?”秦怡懷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遭遇強氣流只能改變航向,但飛機故障,通訊設備全部失聯,機長只能靠滑行最后在海上緊急迫降。”

    說起來還得感謝當時的那位機長經驗豐富,否則全飛機的人都得跟著墜毀身亡。

    秦怡松了口氣,后怕感隨之而來,她一頭扎進秦飛懷里,像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那樣嗚嗚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差點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是靳向擎設計害你。”

    一旁莫塵聽了這些話忽然對靳向擎多了些愧疚,想不到真的誤會他了。

 &n nbsp;   這時儀器的報警聲忽然停止,緊接著就聽負責護士驚喜的大喊:“秦院長,莫醫生,恢復了,體征恢復了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