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“知道了,謝謝夫人。”

    夏寧聲線微微有些發顫,但人看起來卻越發冷靜了。

    她轉身便往外走,飛宏集團是以衛星定位導航系統研發為主的,擁有國際最先進的定位技術。

    靳向擎看著她走遠的身影慌了,腳步疾馳的追上去:“不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夏寧沒理,腳步依舊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他直接攔在前面:“夏寧,你不能就這么給別人定罪,我說了不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蒼白的唇角微微勾起:“你在上演此地無銀三百兩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讓開!”

    “到底讓我解釋多少遍你才能聽!”

    他上前想要扳住她的雙肩,夏寧直接一個巴掌抽過去。

    “清醒了嗎?清醒了就給我讓開!”

    “你先說你相不相信!”

    夏寧氣的眼眶發紅,“靳向擎,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,但現在飛機失聯,你覺得你的清白比飛機上的上百條人命更重要嗎?”

    靳向擎被懟的啞口無言,直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夏寧繞過他帶著夏深澤急匆匆回了飛宏。

    此時飛宏集團內除了技術部的值班人員其余都下班了,而技術部必須是虹膜識別才能進入的,由于上次秦飛故意冷落她導致她的識別被刪除,根本進不去。

    技術部的人為難的將她攔在門口,尤其是知道她和秦總離婚的消息后。

    “夫人,項助理和秦總都不在,您別讓我們為難。”

    夏寧忽然想到了什么,將一份電子轉讓協議遞給技術部的人看:“這是你們秦總簽下的轉讓協議,我現在是這家公司的法人,你們不用擔心了吧?”

    技術部的人震驚不已,趕緊放行。

    她不敢說秦飛出事,只說是那趟航班失聯,免得秦飛出事的消息泄露引起公司動亂。

    畢竟秦飛是死是活她心里真的沒底。

    不多時大屏幕上便出現整個航班的航行軌跡。

    五個小時前,飛機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改變航線,從太平洋上空繞行一圈后信號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嘗試聯絡。”

    夏寧語聲很輕,面色平靜,好似對這件事情根本不以為意,可沒人看到此時的她掌心里全都是汗,她怕,比任何時候都要怕。

    靳向擎追到了飛宏,但設計部的門他進不去。

    同樣等在外面的還有夏深澤。

    靳向擎煩躁的從兜里掏出煙正準備點燃,就聽耳旁傳來一聲提醒。

    “這里禁止吸煙。”

    他就跟沒聽到一樣,啪的一聲按下打火機點燃。

    夏深澤沖過去奪過他指間的煙丟進垃圾桶里掐滅。

    這舉動頓時惹怒了靳向擎,他怒紅的眼睛緊緊瞇起:“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?還是夏家近來太過太平?”

    語氣里滿是威脅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夏深澤會怕,可如今今非昔比,他和父親那些年該經歷的都經歷了,而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毛頭小子。

    “你兒子還在醫院里躺著,身為父親不去守著孩子,只會追在女人的后頭為了一己之私威脅他人,看來靳氏離破產也不遠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氣說了這輩子從來都不敢說的話,攥緊拳頭,隨時準備跟靳向擎殊死搏斗。

    靳向擎只靜默了一會轉身朝著電梯走去。

    夏深澤重重松了口氣,沒想到他今天這么容易作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靳向擎聽進去了,夏深澤的話猶如當頭棒喝。

    他說的沒錯,現在孩子的健康比一切都重要,而他這個當父親的竟然卻、只顧著跟夏寧解釋這件事情的真相,所以他回了醫院。

    秦怡和莫塵還不知道飛機失聯的事情,整整一天一夜兩人都在輪流守候著小禹的病情。

    血壓和血氧飽和度都嚴重不好,如果她哥再不回來小禹可能真的要有生命危險了。

    醫院為此特意召開了緊急視頻會議,希望國內的專家能夠想出更好的救治方案。

    可惜,毫無進展。

    “你去吃點東西,我在這守著。”莫塵對秦怡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怡剛出icu的門就看到靳向擎從電梯出來。

    哪怕沒有夏寧,她也從心里就厭惡這個人。

    “我嫂子呢?你不是陪她一起去接我哥了嗎?”

    靳向擎不說話。

    “我嫂子呢?”秦怡又問。

   &nbs sp; 靳向擎繞開她就要進icu的門,秦怡眼疾手快的將門關上,心里頓時升起一股極為不好的預感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